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减贫与发展研究  >> 2016年第三期

落实扶贫责任制打赢脱贫攻坚战

发布时间:2017-02-15 来源:湖北省扶贫办 阅读次数:


蔡党明
  反贫困是古今中外治国理政的一件大事。人类的发展史,实际上就是一部反贫困的奋斗史。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实施大规模的扶贫开发,使7亿农村贫困人口摆脱贫困,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谱写了人类反贫困历史的新篇章。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确保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宏伟目标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将扶贫开发作为关乎党和国家政治方向、根本制度和发展道路的大事,作为“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和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重要工作和最艰巨的任务,提升到新的战略高度,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部署、新要求。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消除贫困是首要任务。为实现这一历史性任务,中央明确提出:严格执行脱贫攻坚一把手负责制,省市县乡村五级书记一起抓。
  一、为什么要实行脱贫攻坚一把手负责制
  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理解:
  (一)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的执政之要
  党的根基在于人民、血脉在于人民、力量在于人民,党和政府的全部任务和责任,归根到底都是为了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离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个宗旨,离开关心人民群众疾苦的深厚感情,离开消除贫困共同富裕的本质要求,党的先进性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消除贫困、改善民生、逐步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我们党的重要使命。新中国成立前,我们党领导广大农民‘打土豪、分田地’,就是要让广大农民翻身得解放。现在,我们党领导广大农民‘脱贫困、奔小康’,就是要让广大农民过上好日子。”得民心者得天下。“天下之治乱,不在一姓之兴亡,而在万民之忧乐。”切实解决好贫困群体的脱贫问题,省市县乡村五级书记责无旁贷;把群众的冷暖疾苦放在心上、抓在手上、落实在行动上,省市县乡村五级书记义不容辞。
  (二)百年梦想、民族复兴的发展之本
  我国扶贫开发的总体目标是:到2020年,稳定实现农村贫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有保障。实现贫困地区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幅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基本公共服务主要领域指标接近全国平均水平。确保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
  现行标准:1986年中国第一次制定国家扶贫标准,为农民年人均纯收入206元,该标准以每人每日2100大卡热量的最低营养需求为基准,再根据最低收入人群的消费结构来进行测定。后来此标准随物价调整,到2000年现价是625元;2001年提高到865元,到2010年现价是1274元;2011年提高到2300元;到2015年这个标准的现价为2855元。按购买力平价方法计算,相当于每天2.2美元,略高于1.9美元的国际极端贫困标准。除了收入标准外,还有保障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等方面的要求。中国扶贫标准是一个综合标准。
  我国贫困状况——2015年我国农村贫困人口达到5575万人,贫困发生率为5.7%;国家贫困县(片区县和重点县,全国共2000多个县,占1/3)832个,11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
  面对贫困人口多、贫困区域广、贫困程度深、脱贫难度大、脱贫成本高、脱贫时间紧、扶贫任务重的严峻形势,必须充分发挥我们党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优势、制度优势,充分发挥各级党委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严格执行脱贫攻坚一把手负责制,省市县乡村五级书记一起抓,才能确保在五、六年时间内完成脱贫攻坚任务。
  扶贫开发直接关系到中国数千万人民的福祉,必须严格执行脱贫攻坚一把手负责制,才能确保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实现。习近平总书记在关于制定“十三五”规划建议的说明中指出,“我们不能一边宣布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另一边还有几千万人口的生活水平处在扶贫标准线以下,这既影响人民群众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满意度,也影响国际社会对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认可度。”2015年11月27日至28日,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之后的首个中央会议——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在这个堪称“史上最高规格”的扶贫会上,习近平等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与地方党政主要负责人全部出席,吹响了消除绝对贫困、决胜小康社会的最强劲号角。2015年12月31日,习近平在发表2016年新年贺词时同样说道:“让几千万农村贫困人口生活好起来,是我心中的牵挂。我们吹响了打赢扶贫攻坚战的号角,全党全国要勠力同心,着力补齐这块短板,确保农村所有贫困人口如期摆脱贫困。”
  脱贫攻坚已经到了啃硬骨头、攻坚拔寨的冲刺阶段,面对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采取常规思路和办法,按部就班推进难以完成任务,必须以更大的决心、更明确的思路、更精准的举措、超常规的力度,众志成城实现脱贫攻坚目标,才不落下一个贫困地区、一个贫困群众。实现这个目标,标志着我国农村贫困人口与全国人民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我国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具有历史意义;标志着我国绝对贫困问题得到历史性解决,下一步将转向减缓相对贫困,具有里程碑式意义;标志着我国提前10年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确定的减贫目标,继续走在全球减贫事业的前列,具有国际意义。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
  中国是文明古国。 四大文明古国——古巴比伦、古埃及、古代中国、古印度,古巴比伦、古埃及文明衰落了;在世界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印度更表现出传统与现代、贫穷与富有、宗教与世俗、落后与先进的巨大反差。反观中国破除桎梏、破浪前行,在诸多方面引领世界发展。
  中国自古是大国。一类指普通大国——“地大国富,人众兵强,此霸王之本也”;一类指霸权大国、统治大国或者说领导大国,“必须能够与其他所有联合起来的大国相抗衡”。在上古、古代和中世纪,世界上只有区域性大国,而没有世界性大国。尼罗河流域的古埃及,两河流域的古巴比伦,黄河流域的夏商周,是文明初曙时期的区域性大国。公元纪年开端期,欧亚大陆东西两侧分别是汉帝国和罗马帝国。公元1500年前后的非西方世界,“权力中心”包括明帝国、奥斯曼帝国及其在印度的穆斯林支脉莫卧儿帝国、莫斯科大公国、德川幕府时期的日本。西方世界兴起后,葡萄牙、西班牙、普鲁士先后成为大国,但后来降为二流国家,而法国、英国、俄国、奥地利和普鲁士渐露头角。工业革命后,到19、20世纪之交,以美西战争和日清日俄战争为标志,美国和日本加入了全球性大国行列。1900年,英国、法国、德国、奥匈帝国、意大利、日本、俄国、美国联合出兵中国,占领北京,大清帝国沦为弱国。两次世界大战后到21世纪,美国成为世界超级大国,独霸全球。
  谁将是最后的大国呢?如果中国有机会在21世纪成为最后的大国,那就不仅仅是一种“崛起”,而是一种“复兴”。历史悠久的中国曾经有过无比的辉煌。在1800年的世界工业生产中,中国占1/3的份额。在1820年的世界GDP总量中,中国占28.7%,比排名第二至四位的印度、法国、英国三国的总和26.6%还要多。直到中国向日本割让台湾的1895年,中国的GDP排名世界第一才被美国取代。
  现在,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不管世界风云如何变幻,中国这艘大船一定会乘风破浪扬帆远航,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一定能够实现。作为“三支一扶”生,我们面对的是渴望过上有尊严幸福生活的贫困父老乡亲,我们肩负的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希望大家不要迷失自己,不要辜负天高任鸟飞的大好时代,不要错过锤炼自己浴火腾飞的新机遇,一定要担负起民族复兴的历史责任。
  (三)政策落地、措施落实的超常之举
  为贯彻落实中央关于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基本方略,湖北省提出了“精准扶贫、不落一人”的总要求,明确了到2019年实现全省590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013年底静态人口)全部脱贫销号、4821个贫困村全部脱贫出列、37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的总目标,构建“1+N+M”精准扶贫攻坚支撑体系,“1”即省委省政府《关于全力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决定》,“N”包括“三大支撑、八项机制”,即强化管理支撑、责任支撑和精神支撑,建立贫困县约束机制、帮扶机制、考核机制、退出机制、激励脱贫机制、扶贫责任机制、执纪问责机制和用人导向机制,“M”即省直行业部门出台的精准扶持措施。目前,我省出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文件80多个,顶层设计基本完成。这本身就说明,如果省委省政府不高度重视,如果不严格实行党政一把手负总责的扶贫责任制,这一系列政策措施就难以出台。也只有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认真落实扶贫责任制,才能确保这一系列政策措施落地生根。
  1.扶贫投入政策。建立财政刚性投入机制,省、市州、插花地区县(市)将分别按当年地方财政收入增量的15%增列专项扶贫预算,各级财政当年清理回收可统筹使用的存量资金中50%以上用于精准扶贫。按照省级统筹、市州协调、县级整合的原则,率先在全国建立贫困县资金整合机制,实行资金、项目、招投标、管理、责任“五到县”。
  2.增收发展政策。建立贫困地区发展基金,包括贫困村产业发展基金、贫困户发展乡村旅游基金、贫困地区“双创”基金、社会救助基金等“四大基金”,还出台了产业扶贫精准扶贫的文件。建立金融扶贫特惠扶持机制,出台《湖北省创新扶贫小额信贷工作实施意见》,建立扶贫小额贷款风险金,对有需求的贫困户实现“10万元以内、三年期限、无担保、免抵押、全贴息”贷款全覆盖。出台《关于加强雨露计划支持农村贫困家庭新成长劳动力接受职业教育的实施意见》,对全省建档立卡农村贫困家庭中当年接受本地和异地高等职业教育(含高职院校、技师学院、全日制普通大专一、二、三年级)、中等职业教育(含全日制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技工院校一、二、三年级)(以下同),且在国家职业教育主管部门学籍管理系统注册正式学籍的学生,给予每生每学年不低于3000元的补助。
  3.易地扶贫搬迁政策。“十三五”时期,对30.63万户、97.79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施易地扶贫搬迁,总投资613亿元(中央预算内投资70亿元、地方政府债券资金97.5亿元、长期信贷资金365.5亿元、专项建设基金50亿元)。到2019年,全面解决贫困户居住安全问题。
  4.教育扶贫政策。制定贫困户子女教育优惠政策,对贫困户子女实施免费高中教育。安排贫困户子女到大中城市接受学费、生活费全免职业教育,优先安排就业。完善贫困户大学生学费减免制度,高校校内公益岗位优先安排贫困户大学生。建档立卡贫困户子女,学前教育每生每年补助生活费1000元;义务教育阶段实行两免一补,寄宿小学生每生每年补助生活费1000元、初中生每生每年补助生活费1250元;普通高中教育每生每年发放2500元助学金,免学费;职业教育免学费,中职生每生每年发放2000元助学金、高职生3000元;本科教育每生每年发放3000元助学金;研究生教育每生每年助学金,硕士6000元、博士1万元。大悟县,建档立卡贫困户子女学前教育补助3200元、小学初中补助4500元、高中和大学及以上补助5500元。阻断贫困代际传递问题。
  5.医疗卫生扶贫政策。2015年底,全国建档立卡贫困户中,因病致贫的占到44.1%,患大病重病的240万人,患长期慢性病的960万人。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仍是造成贫困的重要因素。贫困户参与新农合就医报销比例提高20%;降低贫困户大病保险起付线,提高大病保险报销比例;调整县级财政支出结构,加大医疗救助力度,提高医疗救助标准,实行县域内住院先治疗后付费;探索建立重特大疾病保障机制,开展大病医疗补充保险试点,由县级财政为贫困户购买大病医疗补充保险。前不久,召开了全国健康扶贫工作会议,解决因病返贫问题。
  6.低保五保救助扶贫政策。扶不起,兜起来。及时将贫困人口中符合条件的对象全部纳入低保五保救助范围,适时提高低保五保标准,实现动态条件下应保尽保。2015年,增加220亿元低保资金,人平提高1000元。搭建政府救助、社会救助与贫困户救助需求相结合的救助信息平台,设立社会救助扶贫基金,鼓励、引导和支持全社会参与扶贫救助。
  7.养老与就业保障扶贫。到2019年,对参加城乡居民养老保险的缴费贫困人员,由县级财政为其代缴全部最低标准的养老保险费。外出务工贫困人口参加就业技能培训的,可按规定享受职业培训补贴;对通过初次技能鉴定,取得职业资格证书或专项能力证书的,可申请一次性职业技能鉴定补贴。外出务工贫困人口中,对认定为就业困难人员灵活就业并参加社会保险的,可按规定享受灵活就业人员社会保险补贴;参加城镇居民医疗保险的,可按规定享受政府补贴。
  以上政策措施围绕“一有、两不愁、四保障”目标而制定,对症施策,滴灌到户。当然,还有若干扶贫政策,在此不一一列举。
    (四)直面问题、解决困难的担当之为
  需要党政一把手落实扶贫责任制,亲自出面协调,大胆作为,才能破解以下难题。
  1.扶贫对象识别还不够精准。贫困人口是抽样调查基础上推算出来的,没有具体落实到人头上。扶贫对象识别层层分解指标,一些贫困户被屏蔽在扶贫对象之外,引发矛盾、甚至上访。
  2.扶贫责任还不够落实。存在着“三重三轻”现象:重县城建设轻农村发展、重区域开发轻贫困人口脱贫、重面子工程轻惠民实效。到村到户针对性措施少。同时,有的部门帮扶不上心。
  3.扶贫合力还未形成。农村低保、新农合、医疗救助、危房改造、困难学生资助等政策尚未做到无缝对接,未能做到能扶尽扶、应保尽保;一些部门规划信息共享渠道不畅;有的扶贫领导小组履行议事协调、督促检查职能不够;爱心人士、企业不少,有捐赠意愿而缺乏有效可信平台与参与渠道。
  4.扶贫资金投入还需加大力度。解决一个贫困人口脱贫需2万元,全国贫困人口还剩5000多万人,需投入1万多亿元。今年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比去年增长43%,增加到667亿元。建档立卡贫困户信贷需求约1000万户,贷款需求规模约3000亿元,而2014年扶贫小额信贷覆盖62万户,只占信贷需求贫困户的6.2%。
  5.贫困群体主观能动性还有待提高。贫困群众是脱贫的主体,党和政府扶持责无旁贷,但不能大包大揽。有的贫困群体“靠着墙根晒太阳,等着别人送小康”。救穷不救懒,要自力更生、自主脱贫。
  6.因地制宜分类指导还有待加强。由于前期调研论证不够,一些扶贫项目效益低下,建成后设施闲置。有些扶贫项目属于拍脑袋决策、长官意志。如何整合资金还需进一步研究。
  二、构建全覆盖的脱贫攻坚层级责任体系
  我国脱贫攻坚实行分级负责制,省市县乡村五级书记一起抓,并建立了中央统筹、省(自治区、直辖市)负总责、市(地)县抓落实和片区为重点、精准到村到户的工作机制。
  (一)中央统筹。党中央、国务院主要负责统筹制定扶贫开发大政方针,出台重大政策举措,规划重大工程项目。一是领导重视前所未有。习总书记亲自抓扶贫,十八大以来25次国内考察,其中14次涉及扶贫,7次把扶贫作为主要或重要内容,他连续3年第一次国内考察都是到贫困地区,有关扶贫的重要讲话20多次。2015年,习总书记1月到云南,2月到陕西,6月到贵州调研考察扶贫工作,在延安和贵阳两次召开扶贫为主题的座谈会,发出了到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如期脱贫的动员令。李克强总理多次就扶贫开发作出重要指示,多次到贫困地区考察调研,连续两年将减贫1000万人以上作为政府年度工作目标。汪洋副总理作为扶贫领导小组组长,亲自协调解决扶贫工作一系列重大问题。二是力度之大前所未有。党中央、国务院召开了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作出了《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并将责任任务分解到中直各部门各单位。三是措施之硬前所未有。前后制定出台了33大项政策措施,同时开展十大扶贫行动——教育扶贫行动、健康扶贫行动、金融扶贫行动、交通扶贫行动、水利扶贫行动、劳务协作对接行动、危房改造和人居环境改善扶贫行动、科技扶贫行动、中央企业革命老区百县万村帮扶行动、民营企业万企万村帮扶行动。瞄准建档立卡贫困村贫困户,组织实施十大扶贫工程——整村推进工程、职业教育培训工程、扶贫小额信贷工程、易地扶贫搬迁工程、电商扶贫工程、旅游扶贫工程、光伏扶贫工程、构树扶贫工程、贫困村创业致富带头人培训工程、扶贫龙头企业带动工程。四是资金投入前所未有。今年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比去年增长43%,增加到667亿元。中央在核定今年地方政府债务中,专门安排600亿元用于脱贫攻坚。“十三五”时期,将向省级扶贫开发投融资主体注入约2500亿元资本金,用于易地搬迁。五是参与力量前所未有。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门要按照部门职责落实扶贫开发责任,实现部门专项规划与脱贫攻坚规划有效衔接,充分运用行业资源做好扶贫开发工作。军队和武警部队要发挥优势,积极参与地方扶贫开发。同时,组织中直企事业单位帮扶贫困县。
  这一系列力度更大、针对性更强、作用更直接的创新机制相继出炉,表明了中央“敢教日月换新天”的气概、“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决心,使扶贫开发工作站在高处,想在远处,干在实处。
  (二)省负总责。中央要求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和政府对扶贫开发工作负总责,抓好目标确定、项目下达、资金投放、组织动员、监督考核等工作。要层层签订脱贫攻坚责任书,扶贫开发任务重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政主要领导要向中央签署脱贫责任书,每年要向中央作扶贫脱贫进展情况的报告。要向市(州)、县(市)、乡镇提出要求,层层落实责任制。为贯彻落实中央要求,省委、省政府采取了一系列重大举措,扛起来脱贫攻坚的主责、首责。
  1.大员上阵,高位推进。成立高规格的扶贫攻坚领导小组,省委书记任第一组长,省长任组长,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分管副省长任副组长。这是湖北精准扶贫最高作战指挥部,绘蓝图、明责任、定路径、聚合力、建机制、抓推进。同时,建立省级领导联系贫困县制度。时任省委书记李鸿忠亲自部署工作、亲自抓督办落实。
  2.全面动员,周密部署。先后多次召开省委常委会、省政府常务会、省委全会、动员会、现场会、推进会、专题会,对全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工作进行全面部署,加快攻坚进程。加大选派优秀年轻干部特别是后备干部到贫困地区工作的力度,组织省直部门、大中型企业、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医疗机构等帮扶贫困县。
  3.立军令状,压实责任。坚持精准扶贫挂图指挥作战,省委书记、省长与中央签订脱贫攻坚战责任状,同时省、市、县、乡、村层层签订责任状,完不成任务“提头来见”。
  4.倒排工期,限期脱贫。将人脱贫、村出列、县摘帽的任务分解到各地,明确路线图、任务书、时间表,倒排工期,限期脱贫。我省在2019年完成脱贫攻坚目标,比中央规定的时间提前一年,湖北没有给自己留下一丝回旋的余地。
  5.规划引领,统筹兼顾。与国家“十三五”扶贫规划框架和有关行业规划对标,编制了《湖北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规划(2016—2020年)》和4个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实施规划。片区规划解决制约贫困地区发展的瓶颈问题,为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创造条件。
  6.分类指导,精准施策。按照“精准扶贫、不落一人”的总要求,精准识别,统筹实施“多个一批”脱贫计划,聚焦发力,滴灌到户。围绕产业脱贫、技能脱贫、搬迁脱贫、教育脱贫、医疗脱贫、兜底脱贫等出台政策、加大投入、落实资金。
  7.改革创新、释放活力。坚持资金因素分配、切块到县和项目县审批、市备案、省备查的管理体制,给县级更多更大的自主权。同时,赋予政府资金整合之权。
  (三)市州指导。市州党委和政府要做好上下衔接、域内协调、督促检查工作,把精力集中在贫困县如期摘帽上。
  (四)县抓落实。县级党委和政府承担主体责任,书记和县长是第一责任人,做好进度安排、项目落地、资金使用、人力调配、推进实施等工作。
  1.明确脱贫任务时间。制定脱贫任务,分解到村到户到人,并明确时间表、路线图。
  2.落实“六个精准”到户。紧扣“精准”二字,努力做到扶贫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因村派人精准、脱贫成效精准,把是否做到精准扶贫作为检验党员干部作风建设成效的重要战场。解决好扶持谁、扶什么、怎么扶、怎么出的问题。
  3.编制规划组织实施。编制好全县精准扶贫规划和多个一批专题规划,分期分批组织实施。
  4.做好各方资金整合。以规划为依据,整合各方资金用于精准扶贫。多个龙头进水、一个管道放水。解决好不敢整、不愿整、不会整的问题。
  5.选派干部驻村帮扶。每个贫困村要有部门驻村、每个贫困户都要有干部帮扶。选派贫困村第一书记。
  6.做好脱贫验收准备。对照标准,对贫困村、贫困户脱贫,组织进行初步验收,并依程序报审。
  (五)乡镇督导。上传下达、摸清底数、宣传动员、沟通协调、落实政策、申报项目、监督实施、检查验收。
  (六)村级实干。对象找准、症结找准、路子找准、项目找准,做好规划、落实政策、实施项目、解决诉求,结对到户、扶持到人、脱贫到人。公开、公正、公平、公告、公示,真扶贫、扶真贫、防被脱贫。
  (七)工作队帮扶。全国共向建档立卡贫困村派驻工作队12.8万个,派出第一书记和驻村干部54万多人。全省共派出15053个工作队、驻村干部91992人,共帮扶11365个村。各级工作队认真落实精准扶贫方案,制定贫困村、贫困户脱贫需求的项目清单,加强对接,促进资金、项目、人才、技术等直接有效传递到贫困村、贫困户,真正帮到点子上,扶到心坎里。工作队帮扶不能包办。
  三、如何确保脱贫攻坚责任制落实
  (一)对省级党委政府扶贫工作进行考核。2016年2月9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省级党委和政府扶贫开发工作成效考核办法》,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执行。考核工作围绕落实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坚持立足实际、突出重点,针对主要目标任务设置考核指标,注重考核工作成效;坚持客观公正、群众认可,规范考核方式和程序,充分发挥社会监督作用;坚持结果导向、奖罚分明,实行正向激励,落实责任追究,促使省级党委和政府切实履职尽责,改进工作,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
  考核工作从2016年到2020年,每年开展一次,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织进行,具体工作由国务院扶贫办、中央组织部牵头,会同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成员单位组织实施。
  考核内容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减贫成效。考核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数量减少、贫困县退出、贫困地区农村居民收入增长情况。
  2.精准识别。考核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识别、退出精准度。
  3.精准帮扶。考核对驻村工作队和帮扶责任人帮扶工作的满意度。
  4.扶贫资金。依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绩效考评办法,重点考核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扶贫资金安排、使用、监管和成效等。
  考核工作于每年年底开始实施,次年2月底前完成,按以下步骤进行:
  a、省级总结。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和政府,对照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审定的年度减贫计划,就工作进展情况和取得成效形成总结报告,报送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
  b、第三方评估。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委托有关科研机构和社会组织,采取专项调查、抽样调查和实地核查等方式,对相关考核指标进行评估。
  c、数据汇总。国务院扶贫办会同有关部门对建档立卡动态监测数据、国家农村贫困监测调查数据、第三方评估和财政专项扶贫资金绩效考评情况等进行汇总整理。
  d、综合评价。国务院扶贫办会同有关部门对汇总整理的数据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总结报告进行综合分析,形成考核报告。考核报告应当反映基本情况、指标分析、存在问题等,作出综合评价,提出处理建议,经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审议后,报党中央、国务院审定。
  考核中发现下列问题的,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提出处理意见:
  a、未完成年度减贫计划任务的;
  b、违反扶贫资金管理使用规定的;
  c、违反贫困县约束规定,发生禁止作为事项的;
  d、违反贫困退出规定,弄虚作假、搞“数字脱贫”的;
  e、贫困人口识别和退出准确率、帮扶工作群众满意度较低的;
  f、纪检、监察、审计和社会监督发现违纪违规问题的。
  考核结果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予以通报。对完成年度计划减贫成效显著的省份,给予一定奖励。对出现本办法所列问题的,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对省级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进行约谈,提出限期整改要求;情节严重、造成不良影响的,实行责任追究。考核结果作为对省级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和领导班子综合考核评价的重要依据。
  (二)对市州党委政府扶贫工作进行考核。2016年4月7日,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了考核办法,增加了扶贫责任落实情况考核,主要包括责任追究情况、市州增列扶贫预算情况、县整合投入占资金总量的比重情况。        
  (三)对贫困县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经济社会发展与精准扶贫实绩进行考核。2015年8月5日,印发了《湖北贫困县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经济社会发展与精准扶贫实绩考核办法》,其中经济社会发展考核占30%权重,精准扶贫考核占70%权重。按年度考核结果,湖北将对贫困县排列出A(优)、B(良)、C(中)、D(差)四个等次,考核结果为A、B等次的贫困县,以省委、省政府名义通报表扬,并在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分配和项目安排时给予奖励和倾斜。办法将湖北省政府与贫困地区市(州)、县所签订的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责任状中所规定的年度减贫人数和贫困县、贫困村“摘帽”计划,作为年度目标管理硬任务和扶贫开发评先表优的刚性条件,凡没有完成减贫目标任务的一律不得参加A、B类评选。考核结果为C、D等次的贫困县,由所在市(州)党委、政府主要领导约谈其党委、政府主要领导。特别是考核结果为D等次的贫困县,还将由省委组织部、省扶贫办约谈其党委、政府主要领导,督促整改。对连续三年考核结果为A等次的贫困县党委、政府主要领导,予以表彰和提拔重用。连续两年考核结果为D等次且整改不力的贫困县党委、政府主要领导,将按干部管理权限进行组织调整。
  (四)脱贫攻坚期内保持贫困县党政正职稳定。今年,中共中央组织部、国务院扶贫办印发了《关于脱贫攻坚期内保持贫困县党政正职稳定的通知》,硬性要求贫困县党政正职在完成脱贫任务前,原则上不得调离。脱贫摘帽后,为巩固脱贫成果,仍要稳定一段时间。脱贫攻坚期间对表现特别优秀、实绩特别突出的贫困县党政正职,可提拔担任上一级领导职务,但仍要继续兼任现职,并把主要精力放在脱贫工作上。这就保证了贫困县党政干部队伍的相对稳定性,既敞开了贫困县党政正职的“晋升之路”,也解除了其“后顾之忧”。 
  (五)建立约束与激励机制。近年来,一些贫困县超标准修建办公楼,超能力举办庆典,超水平建设标志性建筑,甚至公款吃喝、铺张浪费,一边享受贫困县政策,一边过奢侈浪费日子。2015年,湖北省出台《关于建立贫困县约束机制的实施意见》,将有效防止此类现象再次发生,坚决刹住穷县富衙、戴帽炫富之风。《约束机制》要求,各级切实落实扶贫开发一把手负总责的责任制,严格实行扶贫开发目标责任制管理,严格实施“限期脱贫”责任制,确保扶贫开发责任落到实处;明确财政扶贫资金的投向、资金与项目监管;严禁实施各类形象工程,明确贫困县禁止兴建各类形象工程、禁止开展各类形式主义活动;严格控制办公用房建设,明确贫困县禁止任何形式和理由新建楼堂馆所;严禁享乐主义奢靡之风,明确要求贫困县不折不扣地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国务院约法三章和省委六条意见,加强“三公”经费管控。同时,印发《关于建立精准扶贫激励机制的实施意见》,农村贫困人口、贫困村、贫困县提前脱贫,一直到2020年,扶持政策不变,投入力度不减,对口帮扶单位不撤。对按期或提前脱贫的贫困村,各县对乡、村两级干部给予奖励。贫困县2016年脱贫的,给予3000万元财政转移支付资金的脱贫成效奖励;2017年脱贫的,给予2000万元同类奖励;2018年脱贫的,给予1000万元同类奖励。提前脱贫的贫困县,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主要负责人要嘉奖,并作为提拔、重用的依据;未能如期脱贫的,全省通报批评,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不能提拔。
  (六)检查督办执纪问责。按照要求,省纪委牵头在全省开展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并会同省高检开展集中整治和加强预防扶贫领域职务犯罪专项工作。同时,两个办公厅开展督查工作,严格执纪问责,形成威慑效应,确保扶贫开发各项政策措施和目标任务落实到位。
(作者单位:湖北省扶贫办综合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