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减贫与发展研究  >> 2016年第二期

“政府主导O2O精准扶贫模式研究”透风

发布时间:2017-02-15 来源:湖北省扶贫办 阅读次数:


张君
  精准扶贫主要就是针对“谁是贫困居民”?“致贫原因是什么”?“怎么针对性帮扶”?“帮扶效果又怎样”等问题开展工作。要解决好以上问题,在依靠现有行政体制的同时,还应探索和利用更为灵活又很有效率的扶贫方式和管理模式,让扶贫工作真正做到精准和可持续性。  扶贫工作并不是我国的专利,许多国家和非盈利的公益组织也长期不懈地为消除当地的贫困状况而努力着。他们的经验可以用在我国的精准扶贫上。同时,借鉴成功网络商业模式也是精准扶贫可以借鉴而有效运作的方法。我国私营企业在实现高效率、高精准度地达到预定目标方面也有很多可以借鉴的经验。综合这两个方面的特点,湖北省扶贫开发办公室同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合作,设立项目《政府主导O2O精准扶贫模式研究》,尝试O2O即线上网络平台加线下项目小组的扶贫管理模式,旨在解决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定位准确性和灵活性的问题,希望能够最大限度地整合利用政府以外的有效资源来实现整体脱贫的目标。    《政府主导O2O精准扶贫模式研究》提出模仿O2O商业模式,建立政府主导之下的精准扶贫网络平台,以此达到精准定位、透明操作、资源共享的扶贫效果。立项以来,项目组假定湖北省扶贫办现有网页为网络精准扶贫平台,对网页的信息和资料进行了分析,以此对项目中提出O2O扶贫数据库的线上部分,即扶贫数据库建立的基本情况以及扶贫智囊团建立的可行性进行研究,从而深入探寻政府主导O2O扶贫模式的优势以及O2O模式在精准扶贫各个环节中的作用,并将湖北精准扶贫工作与互联网+的结合其下一步的工作做了深入和详细的规划。从网上现有数据来看,湖北省扶贫办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也取得了初步成效。从扶贫“需求”即贫困户的查找和调查来看,省扶贫办建立和细化了精准扶贫网站,在网上对扶贫工作中贫困家庭和地区数据的收集与公示,使精准扶贫的第一手信息得到保障。从扶贫“供给”即扶贫行动的保障来看,省扶贫办在网上建立了专项扶贫、行业扶贫和社会扶贫等栏目。如栏目内容有:2015年12月湖北省教育厅启动了教育精准扶贫行动计划,扶贫对象和范围为37个贫困县、4821个贫困村、3861所义务教育学校、34所中等职业学校、79所普通高中,惠及76.6万贫困家庭学龄人口;2016年2月组织和推进湖北光纤扶贫工程;2016年2月省扶贫办启动“千企帮千村,脱贫奔小康”活动,引导民营企业和商会组织发挥自身优势,发展特色产业,带动贫困家庭增收和贫困劳动力就业。  由此可见,湖北各级政府在精准扶贫活动中,实际上已经起到了网络平台中的主导作用,发挥出了政府利用互联网开展精准扶贫方面的优势,这种优势体现在:一是极大地提高了扶贫信息的透明度,减少了扶贫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也有利于帮扶工作对接;二是展现了政府的行政力和资源调动力,可针对各种扶贫需求提供精准服务。  尽管政府和相关部门在精准扶贫方面竭力调动各种社会资源,但湖北的扶贫工作任务依然十分艰巨,还需要扩大社会各界的关注度和参与度,需要充分调动各方资源、集中各种力量和智慧解决全省贫困问题。从网上的观察和调研可以看出,政府在贫困人员的界定和寻找、扶贫活动的组织方面尽了很大努力,对网络的利用也相当充分,然而,利用网络开展扶贫工作与真正意义上的O2O平台还有很大差别。现阶段的精准扶贫活动主要由政府主导,在线下促成、在线上公示和发布,但扶贫网页的影响力有限,公众对贫困地区大量的扶贫数据和对扶贫办公布的数据和资料,其关注度和利用率都非常有限。在典型O2O平台中,线下的活动应该与线上的活动相辅相成,平台数据库与平台智囊库之间的交流应该是自愿的、畅通的和实时的。特别是扶贫“供给”方的行动,很大程度上是在对政府精准扶贫政策的响应和执行,其主观意愿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如果离开政府的推动,精准扶贫工作就很难持续。  以O2O为代表的网络经济的最大优势就是共享经济、各方都赢。然而精准扶贫与标准网络经济最大的差别在于:扶贫似乎总是一方需要另一方的帮助,很难形成“共享”与“各方都赢”的局面。这也是在政府网站中“供方”和“需方”总是缺乏主动交流的原动力的根本原因。扶贫工作中有个十分重要却又最容易被忽略的问题:那就是贫困地区即需求方也有资源可以分享,而供给方在这个活动当中需要利用资源来完成企业的基本目标。也就是说,在网络分享经济概念中的精准扶贫,不应有传统经济模式中固定的“需求”方与“供给”方,只有通过资源共享达到共赢的各个参与方,只有这样平台各方的交流才有动力,而不仅仅是靠政府推动。这样的平台通过政府的有效管理和协调,才有效率,更可持续。  不可否认,达到自身的经济目的是企业和许多机构的首要责任,如果能将这一责任与其帮贫扶困的社会责任结合起来,融入企业的发展目标和企业社会责任的战略体系。如对某一地的扶贫与企业市场发展战略、营销战略结合、与产品的原材料产地结合进行扶贫等,那将极大增加企业的参与度。对国际和国内一些发展较为成熟的企业来说,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关注和帮助企业的利益相关者,塑造良好的企业社会形象,本来就是他们持续发展的必要举措。如果O2O网络平台为企业和贫困地区提供充足的资源和信息,让双方有更为直接的交流,这样更有可能产生共赢的扶贫方式。  项目组还对湖北省驻沪办公室的精准扶贫活动进行了调研。发现沪办的扶贫工作重点在整合长三角社会力量,支持商会和湖北籍企业家回乡投资发展、捐资助贫。沪办分别在上海、南京组织召开片区湖北商会会长、秘书长会议,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关于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系列部署,号召长江三角湖北籍企业家通过产业对接、金融服务、技能培训、吸纳就业、捐资助贫等方式,积极参与扶贫开发。湖北在全国类似的企业不在少数,扶贫O2O平台的建立,将会有效地激发他们参与家乡扶贫济困的积极性,也能为企业的自身发展找到新机遇。  在国家精准扶贫十大项工程中,几乎每一项工程在不同程度上都需要利用网络平台进行推进。特别是在职业教育培训、扶贫小额信贷、电商扶贫和旅游扶贫方面,相应的网上运营模式都已非常成熟,如许多网上银行正在对农村产业发展等项目提供政府担保、小额贷款等。如将精准扶贫分别作为子项目放到O2O平台上,被帮扶方和扶贫企业在这些共享的资源中进行交流,更有机会达成互惠、共赢的合作意向。  精准扶贫虽然同以往的扶贫工作有诸多不同,但由区域经济带动当地贫困户脱贫仍不失为扶贫的最实际和最有效的方法之一。 因此,在“互联网+”的背景下扩大当地农业产业链,以主导产业带动当地经济,创造精准扶贫的内生经济活力,才能做到扶贫与致富的统筹兼顾。O2O平台是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它从农业生产资料销售、信息中介服务、土地流转到农业生产、农产品销售等方面,进行全面的解构与重塑,为农业生产资料、农产品销售数万亿的市场提供更大的整合空间。精准扶贫O2O平台可对当地农业经济大规模发展发挥积极作用,表现在:一是拥有大数据分析能力,可用于构建指导农业产业的生产、销售、服务体系建设;二是农业生产资料购买、农用生产资料需求等,都可通过电子商务平台发布,替代传统农用物资销售体系,为扶贫智囊库的相关企业提供合作机会;三是网络平台能替代原有的农产品销售渠道,形成新型农产品交易体系,使农产品的销售信息更为及时和明晰;四是在农产品需求端,消费者与企业能够根据特定的偏好实现远程定制,以实现不同用户和不同需求的个性化服务;五是农村互联网金融服务,这类服务在我国已经有了很多经验,并以纳入精准扶贫十项工程;六是互联网提供综合性产业服务,将对农业产业链上的各类经营主体进行相互整合,以扩大农业产业规模,给各种相关产业提供前所未有的机遇。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O2O精准扶贫平台如果要像典型的商业平台那样运作,政府的号召、管理和协调必不可少。除此以外,建议在以下方面进行改进,以达到资源共享,促进扶贫网络平台的积极有效运作。如下图:
政府主导O2O精准扶贫模式平台细化图
  具体而言,需要做好四项工作:   一,加强精准扶贫网络平台中“需求”方与“供给”方的联系,改变仅通过行政指令和政府指派的扶贫方式。O2O网络平台扶贫数据库部分,除了提供需帮扶人员与地区的基本信息之外,还需公布当地自然资源、产业情况,同时要及时更新信息。如当地农业生产资料的需求信息、农产品销售信息、农业机械、资金需求信息等,以便同扶贫“供给方”及智囊库交流,找到彼此资源共享点。建议政府扶贫机构同农药、种子销售等利益相关企业合作,在网上提供采购信息,同这些企业商议,针对该区域的特困户进行扶贫。  二、通过政府线下的交流与协调,加之网络平台资源的寻找与匹配,将企业的经济目标、企业社会责任与精准扶贫项目结合起来,从而释放企业在扶贫工作中的内在动力和潜能。做到扶贫利益相关体系、参与者各方共赢。如联合以乡村和农业产业市场为目标的企业(种子、农药、农村家电等),邀请通过线上沟通和线下调研和策划,将某地精准扶贫计划纳入这些企业的企业社会责任和公益项目。  三、针对国家精准扶贫十项工程,精准扶贫O2O平台可将现有运营比较成熟的商业O2O平台引入扶贫平台,如网上教育平台、电商平台等。鼓励商业平台在寻找商业合作意向的同时帮扶困难户。  四、针对由当地片区农业经济带动精准扶贫的政策要求,建议建立“互联网+”平台,让当地农业产业与互联网经济融合,通过提高当地现有农业产业的整体水平来提高贫困家庭收入,增加贫困家庭就业机会,从而带动当地贫困户脱贫,以达到脱贫与致富的统筹兼顾。
注释:1. 本报告相关数据与资料来源于湖北省扶贫开发办公室网页:http://www.hbfp.gov.cn/zwdt/tzgg/10820.htm2.  湖北省驻沪办公室文件3. 《中国扶贫》23,2015年12月4. 《共享经济:重构未来商业模式》罗宾、蔡斯, 浙江人民出版社,2015,95. “互联网+ ”背景下我国现代农业产业链及商业模式解构,李国英,农村经济 ,2015年第9期6. Zhang K, Dearing J A, Dawson T P, et al. Poverty alleviation strategies in eastern China lead to critical ecological dynamics[J]. Science of the Total Environment, 2015, 506: 164-181.7.  McKague K, Wheeler D, Karnani A. An integrated approach to poverty alleviation: roles of the private sector, government and civil society[M]//The Business of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Innovation. Springer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2015: 129-145.8. Davidson L, Sahli M.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in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 review of the Gambian hotel sector[J]. Journal of Sustainable Tourism, 2015, 23(2): 167-187.          (作者系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