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减贫与发展研究  >> 2015年第三期

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在湖北省扶贫办调研座谈时的讲话

发布时间:2015-12-16 来源:湖北省扶贫办 阅读次数:

 

2015年5月18日

(根据录音整理)

  我这次是陪同汪洋副总理来湖北。汪洋副总理一是出席中博会开幕式,二是在明天国家旅游日之际,到恩施考察旅游扶贫。这次旅游扶贫的调研方案是湖北提出的,国务院办公厅要求不仅要看旅游,还要看扶贫,要看做旅游带动了多少贫困户脱贫致富。我不需要参加中博会开幕式,今天上午就来省扶贫办看望大家。长期以来,扶贫工作非常艰苦,大家的工作也非常辛苦,湖北的扶贫工作做得很好。看到大家办公环境不错,精神状态也很好,心里很高兴。

  大家都知道,党中央、国务院对扶贫工作非常重视。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和汪洋副总理等领导同志对扶贫很关心,作出了很多指示。习总书记的讲话涉及到扶贫的有十多次,我们整理了有两万多字,近期我们将提供素材稿,并报请中央同意后内部发行习近平同志关于扶贫开发的重要论述摘编,出来以后会在全国开展学习,扶贫系统更要深入学习领会。李克强总理有许多关于扶贫开发的重要讲话,整理了一万多字。汪洋同志的讲话有四万多字。习近平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在国内考察调研有许多涉及甚至是以扶贫为主要内容。十八大以后,习总书记第一站到广东,第二站就到了河北阜平革命老区,习总书记近三年每年第一次考察都涉及到扶贫开发。2013年初到甘肃,强调贫困地区的主要领导要把主要精力用在扶贫开发上,2014年春季到内蒙,2015年第一次考察是云南,第二次在陕甘宁革命老区座谈。提出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关键是看穷老乡。能否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扶贫攻坚任务完成得怎么样。习总书记强调,现在离2020年只有五、六年时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主要经济社会指标能够完成,扶贫攻坚的任务艰巨,对贫困地区要格外关心格外关注。要算好账,打好攻坚战,要采取更加明确的目标、更加有力的举措、更加有效的行动。这些话讲得非常经典,非常到位。李克强总理到陕西考察时在火车上研究扶贫工作,在甘肃考察时召开了扶贫开发工作的座谈会。十八大以来,汪洋同志任扶贫开发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以前是一年召开一次领导小组会,现在已经召开了5次。今年可能还要召开两、三次。汪洋同志2014年召开6次专题会议研究扶贫开发工作,2015年到现在已经开了9次会,抓得非常紧。

  全国扶贫系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的讲话,要结合开展“三严三实”专题教育活动,把学习与工作统筹兼顾,加强学习和调查研究。今年6月底要召开全国扶贫办主任座谈会,结合“三严三实”教育活动,认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只有通过学习提高了认识,才会有解决矛盾问题的办法,才能把工作做得更好。现在有的人,甚至有的单位,重视扶贫工作只是挂在嘴上,真干的时候就不那么重视了。还有一些人思想认识跟不上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跟不上习总书记的要求,光是平时学习表态的时候说得好听,一到具体事情上,比如加大工作力度、加大投入等问题时就看出来了。有的地方雷声大雨点小,有的地方只打雷不下雨。领导重视了,我们就得跟上来。今天来主要是看望大家,同时也想听听大家的意见。精准扶贫才刚开始,扶贫部门会很辛苦,但是干活要干出名堂来,不能干到哪里是哪里,走到哪里算哪里。现在是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倒计时,没有退路,你不能说到时候干了多少算多少。到时全国如果还有800多个贫困县,7千多万贫困人口,能宣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吗?宣布了国际上也不会承认,群众也不会认帐。所以,打好扶贫攻坚战,要加大力度,首先要提高认识,要按照习总书记“三个更加”的要求,研究具体的措施,推进实施精准扶贫战略。

  第一,对贫困状况到底怎么看

  全国贫困的一般状况,湖北都有体现,20多个国家重点县,3个国家片区,1个省定片区,500多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我们对湖北的贫困状况到底怎么看?最穷的地方在哪里?最穷的人在哪里?最突出的贫困问题到底是什么?脱贫的普遍需求是什么、特殊需求是什么?精准扶贫的个性化需求是什么?这些基本情况要搞清楚,要思考湖北省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过程中怎么补这个短板。

  第二,减贫目标任务怎么定

  我们怎么不拖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后腿?国家在研究贫困县怎么脱贫摘帽,现在统计局统计的贫困发生率是百分之七点二,与我们建档立卡数字有差异,湖北和湖南的情况差不多,按照国家统计局调查总队的统计数字,湖南的贫困人口是640万人,湖北是323万人,相差一倍,这是我到扶贫办以后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湖北建档立卡580万人,比统计局的数字增加了260万人,是全国增加得最多的。统计局的数字与扶贫系统建档立卡数字对不上,这是一个大问题,直接影响工作目标任务如何确定。按照国际贫困线标准,最穷的国家大概是人均每天1.25美元, 一般国家的绝对贫困线是2美元,我们现在是2800元,到2020年能提高到3800元。按汇率换算,2美元的标准大概是年人均纯收入4500元左右,我们是不是应该提出一个工作目标,到2020年湖北省的580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下一阶段扶贫开发就由关注绝对贫困转向相对贫困,绝对贫困没有了,相对贫困还长期存在,贫困县没有了,贫困村、贫困户还有。

  贫困县到底怎么退出?不能像有的省,自己一宣布就算退出了,退出得有一个标准,可以考虑退的时候,绝对贫困人口不可能减完,一个县的范围,绝对贫困人口比例降到3%以下,并且保持两年,就可以宣布了。摘帽以后,支持政策不变,一变就没有人愿意摘帽了,要让摘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哭穷争帽争不来了,没有帽子了。湖北省扶贫办要认真研究这个目标任务,当好省委、政府的参谋,出好主意,提好建议。

  第三,如何发挥制度优势和政治优势落实扶贫责任

  我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减少了7亿多绝对贫困人口,占世界减贫人数的70%,成就举世公认。李克强总理说,改革开放最大亮点和最没有争议的,是中国的扶贫成效,为世界减贫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承认。我们做扶贫开发靠的是什么,我认为靠的就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靠的是我们党的政治优势,靠的是把责任落到实处。改革开放伊始,邓小平同志搞农村包产到户,那时农村绝大多数都是穷人,吃不饱饭。小平同志宣布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没有几年,饭能基本吃饱,后来,国家财力逐步增强,成立专门机构,安排专门资金,从“三西”开始有计划大规模地开展扶贫行动,搞了八七扶贫攻坚计划和两个十年扶贫纲要,成效显著。联合国提出了“千年发展目标”很好,但许多国家没有手段。我们习总书记一抓,省委书记、省长、部长跟着抓,组建驻村工作队,派几十万人到村里任第一书记,其他国家做不到。

  现在搞贫困县考核、约束、退出三项机制改革,考核机制指挥棒转起来,大家都得跟着转,改革贫困县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经济社会发展考核指标,不是扶贫工作考核指标,也不是扶贫部门扶贫干部的考核,要求贫困地区主要精力用在扶贫开发上。有些省贫困县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经济社会发展的考核办法调整后,扶贫占考核指标的比重相当高,贵州是80%多,河南是60%多。当然,我也知道让扶贫办来推动考核机制改革很难。湖北制订的考核办法什么时候能拿出来?这件事必须要省主要领导定。扶贫办要把主意提出来,把责任尽到。约束机制就是你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你必须干什么,提倡你干什么,只要是贫困县,有些事就不能干。贫困县不能盖办公大楼,不能大搞县城建设,谁让你戴贫困县的帽子呢,摘了就不受约束了,这个紧箍咒念得很紧。现在搞退出机制,退出有好处,退出扶持政策不变,还给奖励,早点摘帽干部能提拔,干部有好处,老百姓不受损失。这就是制度优势、政治优势。考核办法是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和张高丽、汪洋等中央领导同志批的,走的是中央文件的程序。2012年中组部和扶贫办等部门联合出台了一个定点扶贫的文件,日前中组部、中农办、扶贫办又联合印发选派贫困村第一书记的文件,这都是领导重视的结果。中组部非常支持选派第一书记这件事。派第一书记具体工作是什么?首先是讲政策,很多扶贫政策,强农惠农政策,农民不知道,基层干部记不住,第一书记宣传政策,了解贫困状况,搞思想发动,制定脱贫规划,扶贫先把智扶起来。还有就是保持公平公正。政策是不是落实到位了,工作也要监督。所以,驻村第一书记要住在村里,不能走读,不能嫌农村苦嫌农民脏。

  我们作为省级部门,政治优势怎么发挥?就是要依靠贫困地区的党政领导,县里靠县委书记、县长,市里靠市委书记、市长,省里要靠省委书记、省长,这就是政治优势,就是制度优势。比如修路应该是交通部门的事,不能只修到行政村就不管了,以后高速路、铁路修得差不多了,就该是毛细血管村路了。水的问题是水利部门的事,教育就要教育部门负起责任来,医疗卫生要卫生部门负责任,我们和卫计委商量要搞一个健康扶贫行动,全国的800多个三甲医院和军队医院,一家包一个贫困县,从健康卫生意识开始做起,从双向交流开始做起。各部门按照职责来负责,扶贫办是协调,没有人管的我们管一下。金融扶贫这事还真得扶贫部门管,金融部门搞的是普惠金融,当然,也要请金融部门出政策,普惠的政策是解决三农问题,扶贫要搞特惠,要讲政治,补短板,这才是扶贫的责任,做加法、搞特惠这是扶贫基本的方法。扶贫要讲政治,要落实责任。你说一个扶贫就占了考核60分,我们都去扶贫其他的工作不干了?我们不发展,拿什么扶贫?这话听着好像是对的,其实扶贫不是不要发展,扶贫本身就是促发展。

  第四,精准扶贫战略如何实施

  我们讲的精准扶贫是精准识别、精准帮扶、精准管理、精准考核,习总书记还讲了一个精准脱贫,要求更高了。各省的说法虽不一样,但一个核心词就是要精准。对象要精准,措施要精准,帮扶要精准,区域也要精准。片区投了很多钱,老百姓没有得到好处,修了高速公路,老百姓更不方便了,高速公路挡了道,不开口子,不在那儿停站,不能卸货上货,什么好处也没有,地还被占了。虽然带动把旅游做起来了,但越是贫穷的人越做不起旅游,现在做旅游的都是聪明的人,能说会道,干净利索脑袋瓜灵活有钱的人。一个旅游项目上了以后,能带动多少穷人?穷人做不了怎么帮他?带动不了可以入股,扶贫的政策给穷人,让他跟着大户走,跟着干带着干都可以。精准管理,最重要的一点是公开公平公正。我们搞贫困人口建档立卡,就是为了让群众知晓,让他参与他就没有意见。农村历史上分东西的传统做法就是抓阄,抓阄碰运气老百姓也认帐,总之你要公平公正。对于建档立卡的大数据,要深入地分析,问题到底在哪儿?我们一年搞一次建档立卡,大家不要怕麻烦,没有一劳永逸的事情。为什么要一年搞一次,情况是变化的,按说信息化应是实时的,农村做不到实时,一年搞准一次就不错了。老百姓的思想不一样,需求就不一样,在思想发动好的地方,缺资金的人多,缺技术的人多,需要培训的人多,三分之二的人需要贷款。在基层群众没有发动起来的地方就不一样,喜欢找客观原因,缺土地的多、缺劳力的多。我们扶贫要转理念、转观念,分析建档立卡的大数据,为宏观决策提供服务,这是我们下一步精准扶贫的一大亮点。致贫原因到底是什么,脱贫的需求是什么,通过大数据进行分析,一年一年有变化的分析,及时调整我们的政策方向,谋划好要干的事情。修路有交通部,饮水有水利部,上学有教育部,看病有卫生计生委,社保有人社部和民政部,扶贫办干什么?别人不管的我们来管,比如发展产业贷款贴息,还有就是做加法的事情,接受职业教育国家是免学费发助学金,扶贫部门给补生活费。整村推进改善环境,不能都搬迁,有一部分人搬不了,就要就地改善环境。不一定每个地方都修路,有的地方本来生态很好,一个村三四十公里,花几千万修一条路过去,一下雨就发生地质灾害,不动还没事儿,完全可以搬出去一部分,再养一部分。到底怎么精准?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转变观念、理念、方式、方法。今后是谁干活支持谁,哪一个县干支持哪一个县,哪一个村干就支持哪一个村。你要养猪我不给你买猪仔,你自己买,我给你贷款贴息,给你贷5万元,使用三年。政府要做服务型的政府。有劳动能力的怎么办?给他提供培训和贷款,年轻人让他参加培训学技术;住在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地方、扶贫成本高的就搬迁;有病的帮他看病,看好了恢复劳动力,看不好缓解病情,减轻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没有劳动能力的人怎么办?有的同志说,建档立卡,年老的、没有劳动能力的、残疾人都排除。都出去了要扶贫办干什么?没有劳动能力的出去了,有病的人出去了,你把最困难的甩在外面,不是更加典型的嫌贫爱富吗?要先统计进来,采取分类施策的办法,把该做的事情做好。企业在贫困村建一个光伏电站,利润给这个村1000万,200万作为村里的集体经济,800万就是村里入股,补贴给最穷的人。我们搞一片园区,政府前期投了3000万基础设施,完全可以作为入股分给村里,尽量不量化到个人头上,可以量化到集体,不能给企业,给企业等于是工商企业用了扶贫的政策,穷人受不了益。土地可以入股,不要都流转,如果一亩地500块钱、一亩山林100块钱,一签合同就签70年,这样扶贫不是掠夺穷人吗?精准扶贫最主要的是我们要转变观念和方式,保姆式的不能做。比如乡村旅游开发,旅游和扶贫很多地方是两张皮,旅游做得好的地方,贫困户和一般的农户差距越拉越大,怎么把贫困户带起来?乡村旅游扶贫还有一种创新——扶贫养老。重庆一户花30多万就可盖新房子,贫困户异地搬迁的,一家至少空4间房子出来,退休的人在那儿住着养老,一天一个人一百块钱打5折,管吃管住一个月交1500元,生活还绿色健康。城里人拿10万元和贫困户共建,产权不是城里人的,但随时可以去住。我们把自己置身进去,既做了扶贫又搞了养老。要跳出扶贫看扶贫,根据党委政府的宏观政策,再从老百姓需要什么来确定我们的扶贫,二者结合好了,创新了扶贫方式,穷人脱贫问题的办法就多起来了。同时,要重视社会扶贫,今年“10·17”扶贫日的方案要早出,驻村工作队方案要早拿。湖北是中部地区,没有东部帮西部政策,社会扶贫省内帮扶要搞好,最富的地方像武汉市拿财政预算的1%对口帮扶是可以的,其它条件稍好的地方拿0.5%实行先富帮后富,这才是邓小平同志讲的共同富裕。

  第五,扶贫开发有哪些成功经验和先进典型

  扶贫开发有哪些经验,先进典型在哪里,成效是什么,我们要总结。比如帮扶总共拿了多少钱,有什么效果,谁做得好;贫困村的旅游哪一个村做得好;金融贷款哪一个县做得好,效果好,要有名有姓,有生动具体的典型,有正面的,有困难和问题的。全国劳模3000多个,扶贫的有几个?扶贫的成绩举世瞩目,那是干出来的,谁干出来的,典型在哪儿?我们要好好总结经验。领导到湖北来了,扶贫的典型在哪儿?金融扶贫的、教育扶贫的,不仅有做法、有投入,更主要的是有成效,要把他们都找出来。今年评的全国劳模,全国各级扶贫办一个都没有,扶贫系统累死了不少人、伤了不少人,我们要善于总结经验,宣传典型,典型引路。媒体要宣传好的、正能量的东西,弘扬主旋律,讲述好故事,讲好了就是扶贫,宣传搞好思想发动,比拿钱还重要。我们一说扶贫就是给钱给物,这个观念也要变,出一个好点子比什么都强。湖北有多少户通过贷款脱贫了?多少人培训转移出去就业了?多少人创业了?多少人到北京深圳武汉娶了媳妇,买了房子?这些我们要跟踪,办事就要较真。建档立卡中5700万有劳动能力的,第一培训、第二贷款、第三服务,通过劳动脱贫致富。职业教育培训1000万人,一年培训200万人就业,稳定就业的在城镇要买房子落户口;1000万人异地搬迁;1500万人有病的实行医疗救助。 没有劳动能力的2000万人要政策兜底。这都是从建档立卡大数据分析里面得来的。下一步还要进一步分析,总之就得较真。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我们的目标任务很重,这一次在中国是里程碑式的要消除绝对贫困。扶贫剩下的是800万人也好,1000万人也好,低保兜底得发到2美元标准线以上。这一次要解决绝对贫困,要由绝对贫困向相对贫困转变,农村扶贫向城乡统筹转变,这是扶贫趋势。湖北在扶贫研究上一直走在前面,我们要培养自己的扶贫专家,湖北在扶贫研究上还要出高招。

  要请媒体宣传。我们现在很多政策农民不知道,国家都给设计好了,但基层说钱还没有下来,就坐在那儿等着。你们比我离基层更近、工作更具体一些,要好好宣传政策,督促政策落实;要好好总结一些经验和典型,做好宣传。先进在哪儿,典型在哪儿,经验在哪儿,你告诉我,我给你宣传。以上是我给你们提的五个问题,和大家一起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