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减贫与发展研究  >> 2015年第四期

湖北贫困片区儿童多维度贫困状况调查研究报告

发布时间:2015-12-16 来源:湖北省扶贫办 阅读次数:

 

  湖北省扶贫办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课题调研组

  一、研究背景

  儿童的贫困状况与成人是不同的,贫困对儿童的身心成长都会产生不良的影响。在中国,有4500万的儿童(16周岁以下)生活在收入贫困线以下。2011年,中国政府颁布实施了《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纲要明确指明,“坚持儿童优先原则,保障儿童生存、发展、受保护和参与的权利,缩小儿童发展的城乡差距,提升儿童福利水平,提高儿童整体素质,促进儿童健康、全面发展。” 我国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权威的针对贫困儿童的统计数据。我国在这方面数据的缺乏,会严重影响对儿童贫困问题的了解与认识。因此,在儿童数量居世界首位和社会结构快速变迁的中国,提升对贫困地区儿童问题的特殊关注,弥补现有知识和数据方面的空白显得尤为重要。湖北省周边四大贫困片区是我国贫困人口相对集中地,本次研究课题将以这四个连片特困地区儿童为主体,采用多维度贫困的视角,重点分析四个片区儿童贫困的现状和特点,从社区、家庭以及个人层面上深入探索分析儿童贫困发生的原因和影响因素,以期为全国其他特困地区儿童减贫提供示范和借鉴。

  二、研究方法

  根据儿童权利公约、社会发展世界峰会(World Summit on Social Development (1995))和千禧年发展目标(The 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 (2000))建立的评价儿童基本生存发展状态的一系列核心维度指标,参照多维度重叠剥夺方法(MODA)关于多维贫困研究指标选取与剥夺判定原则,在考虑经济维度的基础作用之上,本次研究分别选取了对0-5岁和6-17岁儿童生存发展影响较大的八个维度,包括营养、健康、教育、信息、水、住所、卫生设施、社会保护等8个维度。选取湖北省周边四个连片特困区(大别山、秦巴山、武陵山及幕阜山)的农村家庭及18岁以下的儿童作为研究对象。通过分层随机整群抽样最终收集了4481个农户及18岁以下儿童的相关信息。各维度指标选择及指标剥夺评判标准见下表-1。

  表-1贫困维度选择及指标剥夺评判标准

  维度年龄剥夺评价标准定义为剥夺

  营养0-17岁(1)发育迟滞:儿童年龄别身高低于同年龄同性别儿童平均水平减2个标准差以下(按WHO 2006年儿童生长发育评价标准)

  (2)消瘦:儿童身高别体重低于同龄同性别儿童2个标准差一下判定为消瘦

  (3)血红蛋白水平判定为贫血(具体标准见附录)满足(1)(2)(3)中任两条

  健康0-17岁(1)2岁以内儿童未接种过任何疾病疫苗;

  (2)0-17岁儿童近两周患急性呼吸道感染或腹泻及相关疾病未接受到任何治疗满足(1)(2)中任一条

  教育3-17岁(1)3-6岁儿童未接受正规学前教育;

  (2)7-17岁学龄从未上过学或目前未入学;满足(1)(2)中任一条

  信息3-17岁(1)没有收音机、电视机、报纸、电脑和网络满足(1)所有部分

  安全饮用水0-17岁(1)孩子只能使用开放浅井水、湖河塘溪等地表水或水窖水;

  (2)取水往返时间大于30分种满足(1)(2)中任一条

  卫生0-17岁(1)无厕所或使用农村坑式厕所及粪桶;

  (2)家中无任何梳洗场所或设施满足(1)(2)中任一条

  住所0-17岁(1)儿童住于有4人或4人以上一间房的环境里;

  (2)屋子室内为沙土地面或茅草屋顶满足(1)(2)中任一条

  社会保护0-17岁(1)0-5岁儿童无出生证或未进行登记户籍;

  (2)0-17岁儿童无任何保险满足(1)(2)中任一条

  三、主要结果与发现

  (一)各单一维度剥夺状况

  表-2单一贫困维度现状分析

  1、住房:住房剥夺总体发生率为10.8%;2196名被调查儿童没有自己的儿童房,约占49.0%;77%的儿童住房地面材料为沙土,103%的儿童仍居住在土坯房里;984%的农户家庭通电,电视机、冰箱、洗衣机、手机等耐用品普及率较高,达到80%以上,266%的儿童家户拥有空调。

  2、安全饮用水:安全饮用剥夺总体发生率为297%。仍有1310名儿童家庭安全饮用水问题未能得到解决,约占292%;239%的儿童家户使用开放浅井水,31%的儿童家户使用水窖水,22%仅可使用河流等地表水;另外,有519%儿童家户全年存在不同程度的缺水状况。

  3、卫生设施:卫生设施剥夺总体发生率为651%。576%的家庭为无水冲的农村坑式厕所,139%的家庭需要与其他住户共用厕所,有37%的家庭没有专门的洗漱场所。

  4、营养:营养剥夺总体发生率为418%;被调查的4481名儿童中,轻、中度贫血患病率高达333%,其中幕阜山地区更是达到惊人的410%;发育迟滞患病率为85%,其中儿童为113%;消瘦或低体重患病率也为85%,其中大别山片区儿童达到108%;

  5、教育:四个片教育剥夺发生率为59%;其中,3-5岁学龄前儿童学前教育入学率为698%,小学适龄儿童入学率为998%,初中适龄儿童入学率为100%;592%的儿童步行上学,而步行超过1个小时以上的儿童数为1606名,约占476%;仅45%儿童上学有校车接送。

  6、健康:4481名被调查儿童健康剥夺发生率为126%;低出生体重儿童发生率为92%,接受过儿童喂养指导的家长不足40%。腹泻两周患病率为153%,37%未接受治疗;呼吸道感染的两周患病率为283%,198%未接受任何治疗;0-5岁儿童计划免疫接种率均达到92%以上。

  7、信息:信息获取剥夺发生率为71%;儿童获取外界信息主要方式为看电视,其比率达到97%以上,6-17岁儿童近一年报刊、电脑与网络的使用率偏低,535%的5岁以下儿童无任何儿童图书可供阅读。

  8、社会保护:儿童保护剥夺发生率为133%;39%的5岁以下儿童出生后无出生证明,163%至今仍未进行户籍登记,131%的儿童无任何形式的医疗保险。96%的中学生有过打小时工的经历,462~853%的6-17岁儿童帮家里做家务或照顾老人小孩子每周至少一次;农村留守儿童比例高达569%,其中双亲均外出打工的儿童约438%,开始留守的平均年龄为334岁。

  (二)儿童多维贫困发生状况

  K在不同取值情况下,各多维度贫困指数的变化情况:

  1、当考虑1个维度贫困(k=1)时,869%的儿童存在8个维度中任意一个维度的贫困,贫困剥夺强度(A)为0269,多维度贫困指数(M0)为0234;

  2、考虑2个维度贫困(k=2)时,579%的儿童存在8个维度中任意2个维度的贫困,贫困剥夺强度(A)为0341,多维度贫困指数(M0)为0197;

  3、随K(1~5)取值增大,多维贫困发生率H和贫困指数M0逐渐下降,剥夺强度A逐渐增大;

  4、当K≥5时,同时存在5个以上维度剥夺儿童数量为35人,仅占08%。 

  根据多维度贫困指数M0的数学特性,可将其按照地域或人口学特征进行分解考察。

  首先,根据地区对多维贫困指数进行分解,四个贫困山区中幕阜山的贫困率最高,其次为武陵山,大别山和秦巴山。

  其次,根据年龄段对多维贫困指数进行分解,0-2岁和3-5岁儿童的贫困率高且贫困的程度最深。

  第三,根据儿童性别对多维贫困指数进行分解,男女儿童的贫困变化趋势基本一致,没有显著差异。

  第四,根据留守状态对多维贫困指数进行分解,留守儿童的贫困率高于非留守儿童。

  最后,根据民族对多维贫困指数进行分解,苗族的贫困状况最严重,但由于汉族人口数多,汉族对总体贫困率的贡献率最高。

  另外,各维度的贡献率大小排序依次为卫生、营养、饮用水、保护、健康、住房、信息和教育。随着K值的增大,多维贫困发生率下降,住房、教育、信息贡献率在增加,营养、饮用水、卫生贡献率在减少。

  (三)儿童贫困影响因素

  本研究从个人、家庭和社区三个层面对单维度和多维度儿童贫困的影响因素做了简要的分析。

  1、个人层面:儿童年龄对各个维度贫困发生率和多维度贫困发生率均存在较大影响,特别是年龄较小的0-5岁儿童更容易经历贫困。留守儿童在饮水,卫生等维度的剥夺风险明显升高,苗族儿童也更容易生活在贫困中;

  2、家庭层面:住户类型、户主文化程度、家庭规模、儿童数量以及家庭人均年收入等对各单一维度和多维度贫困发生率上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影响;

  3、社区层面:四个贫困片区在各个贫困维度上的贫困发生率均存在明显的差异,地理因素、道路交通建设、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社区教育水平低、医疗服务水平低等对各单一维度和多维度贫困发生率上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影响。

  四、政策建议

  1、明确儿童贫困是来自多维度的特点,坚持多维度考察贫困儿童的剥夺现状与机制,建立科学的信息监测体系,将解决儿童贫困问题纳入总体减贫战略和实际扶贫工作中。增加儿童减贫专项政策和项目,一方面拓展和延续当前教育、医疗、健康、营养领域的专项。另一方面,考虑减贫战略中的儿童专项,比如不同群体儿童的专项、弥补地域不足的专项、改善儿童保护局面的综合项目等。

  2、各单一维度贫困测量结果显示,卫生设施维度对多维贫困指数的贡献率是最大,卫生维度上贫困率最高反映出湖北四个片区缺乏公共排污系统,基础设施供给不足。政府应该加大贫困片区的公共基础设施投资和建设,例如修建公共排污系统,建设可以冲水的公共厕所,同时也可以考虑在每所学校建立公共厕所。增加公共设施服务供给可以有效缓解儿童贫困以及因没有厕所或厕所不干净带来的各种疾病,有效减少卫生贫困率的发生。

  3、安全饮用水维度,湖北省贫困儿童饮水剥夺发生率为1136%,显著高于全国农村水平(51%),这也反映出湖北贫困片区的公共用水服务设施建设投入相对不足,解决贫困片区儿童饮水贫困问题刻不容缓。在未来的扶贫减贫工作中,应当增加改水基础设施投入,在贫困社区修建公共供水管,提高饮用水的质量,减少儿童获得饮用水的时间,保证孩子们都能及时获得维持生存最重要的干净用水。

  4、四个片区儿童营养剥夺状况严重,轻中度贫血发生率高。导致儿童营养贫困的影响因素中,年龄较小的儿童更容易发生营养贫困, 四个贫困片区村民普遍缺乏健康与卫生知识,以及

  营养搭配与育儿理念落后。比如,在针对2岁以下儿童母亲的访谈中了解到,大多数儿童的母乳喂养的时间能达到6个月以上,但是大多数乳母都认为初乳不干净而将其丢弃,给孩子的辅食添加时间普遍较晚,种类偏单一。由于6个月以后的母乳营养成份已经不能满足儿童生长发育的需要,辅食添加过晚可能会导致儿童出现营养不良,发育落后以及不同程度的缺铁性贫血。另外,家长对儿童的营养状况也不了解,得到婴儿早期喂养指导的乳母比例极低,极少数家长会主动带孩子做定期体检。因此,有极大的必要加强家长的营养及科学育儿知识的宣传教育,并定期针对儿童的健康状况开展相应的健康教育。

  5、在单维度和多维度影响因素的分析中可以看出,儿童年龄较小的0-5岁儿童更容易经历贫困。儿童早期的营养,健康和教育问题至关重要,需要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视。对儿童早期的投资可以获取较高的经济回报,有助于打破贫困的代际传递。可以借鉴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2013)在贫困地区针对儿童早期营养健康和教育实施的具体措施。例如,为贫困山区的儿童提供营养包,为3-5岁学龄前儿童提供幼儿早教点服务,通过招募早教志愿者为儿童提供免费的学前教育。在未来扶贫工作中,应该重点关注儿童早期的发展和教育。

  6、本研究结果还发现,苗族儿童以及留守儿童面临着更大的风险经历多维贫困。因此今后的扶贫发展战略与政策制定中,应当更加重视落后的少数民族聚居地区以及留守贫困儿童的健康与发展状况,注重政策优惠与倾斜。

  课题组成员:杨朝中项克强王斌

  杜玉开曹中强沈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