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减贫与发展研究  >> 2014年第三期

设立国家宪法日 维护宪法权威

发布时间:2015-05-04 来源: 减贫与发展 阅读次数:

摘自光明日报 作者:王逸吟 殷泓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将每年12月4日定为国家宪法日。为什么要设立国家宪法日?记者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院长、中国宪法学研究会会长韩大元。

    记者:2001年开始,我国将12月4日作为每年一次的全国“法制宣传日”,开展广泛的普法活动。在已有“法制宣传日”的情况下,再设立一个“国家宪法日”,从“法制宣传日”到“国家宪法日”,其重要意义是什么?

    韩大元: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中,宪法处于统帅地位,具有最高法律效力,普法的核心在于普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在2010年如期形成,法治建设进入了新阶段。在这样的背景下,更好地实施宪法就成为法治建设的一大任务,普法宣传也面临新的课题与挑战。

    在每年的法制宣传日我们也根据不同主题宣传宪法,但宣传宪法的内容并不集中,力度不够,全社会仍没有树立起完整的法治理念。一些社会成员包括一些领导干部对宪法这部国家根本法的认识还非常欠缺,维护宪法的自觉性没有形成为社会的内在动力。社会生活中违宪现象不时出现,损害了宪法权威。

    从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基本目标出发,为了加强宪法宣传、强化宪法观念的普及、突出公民意识和宪法意识的培养,非常有必要设立国家宪法日。

    设立国家宪法日也有助于在国际社会树立我国尊重宪法的良好形象,扩大我国宪法的国际影响。设立专门的宪法日或者纪念日是各国的通行做法。一些国家设有固定的宪法节,还有许多国家都把自己国家通过、颁布或实施宪法的那一天确定为宪法日或宪法纪念日。

   

   

  “宪法日”“宣誓制”获网民最多“点赞”

  (摘自2014年10月29日 中国青年报)

   

    2014年10月28日18时许,当全国各地许多人在下班途中、或吃着晚饭的时候,一份重要文件悄然公布。当人们吃完饭打开微博、微信,突然发现大家都在转发:“三分钟速读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

    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10月28日18时至21时的2000条舆情统计,“点赞”同时“期待落实”之声是第一时间的舆论主流,占到总量的63.5%。

    “宪法日”和“宣誓制”获赞最多。

    这份《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长达1.6万多字,习近平总书记又作了近1万字的说明。其中亮点颇多,被评价“高能”频现。

    网民第一时间最关注哪个新举措?

    中青舆情监测室统计显示,前述监测时间段内被转发、评论最高的是《决定》中的这段话:

    “将每年十二月四日定为国家宪法日。在全社会普遍开展宪法教育,弘扬宪法精神。建立宪法宣誓制度,凡经人大及其常委会选举或者决定任命的国家工作人员正式就职时公开向宪法宣誓。”

    它占抽样总数的25.1%。

    网民提到它时,使用频率最高的关键词依次是:“点赞”、“鼓掌”、“好”、“欢迎”、“支持”(包含“点赞”、“鼓掌”的表情图片——记者注)。网民“聊斋之遇”说这是他期待已久的:“权力来自法律并忠于法律的治理架构,必须有一个宣誓程序。”

    习近平总书记在对决定的说明中指出:“这是世界上大多数有成文宪法的国家所采取的一种制度。在142个有成文宪法的国家中,规定相关国家公职人员必须宣誓拥护或效忠宪法的有97个。”

    从每年12月4日的宪法日,到宪法宣誓制度,网民“段洪祥律师”认为这“构成了宪法在社会上的牢固形式。让国家宪法深入人心,渗透到社会体制肌理”。

  也有部分网民提出,“宪法日”和“向宪法宣誓”对反腐的作用还有待观察。网民“周明华”认为:“宣誓只是敬畏宪法的第一步,保证誓言兑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一些领导干部仍然痴迷于人治

  作者:李拯

   

  (摘自2014年10月30日人民日报“人民论坛”

  原标题:以法治助力“治理现代化”)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推进基层治理法治化”,着重强调“各级领导干部要带头遵守法律,带头依法办事”。一些领导干部过去痴迷于人治,在他们看来,法律程序限制太多,许多“急病”等不得慢郎中,不如人治那样灵活应变、及时有效。殊不知,“有治法而后有治人”,法治所体现的程序正义,对于领导干部而言,是约束更是保护,是限制更是捍卫。曾在采访中听到一位县委书记坦言,“选人用人实现制度化,书记的权力是小了,但是给我送钱送礼的人也少了,这对我是一种解脱。”也曾听到一位国企分公司的负责人感慨:“我主动请求上面派财务总监,虽然捆住了我的手脚,但是也管住了我随意花钱,避免犯错误。”听听这些经验感悟,更能触摸法治所蕴含的治理能量,所释放的制度善意。

  “中国的历史发展到今天,人治的办法恐怕已经走到了尽头。”1978年全国政协会议上,一位政协常委的话振聋发聩。“规章只不过是穹隆顶上的拱梁,而唯有慢慢诞生的风尚才最后构成那个穹隆顶上的不可动摇的拱心石”,这种风尚的形成,既有赖于庙堂之上的国家宣示,也需要每一位领导干部践行法治的共同努力。

   

  法治中国的扶贫行动——

  精准扶贫需要法治规制和引领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不了解农村,不了解贫困地区,不了解农民、尤其是贫困地区农民,就不会真正了解中国,就不可能治理好中国。”“扶贫要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要精准扶贫,切忌喊口号,也不要定好高骛远的目标。”法治是扶贫开发的重要保障。扶贫系统和扶贫理论工作者要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把扶贫工作放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大局中来谋划,发挥法治对扶贫工作的引领和保障作用,坚持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扶贫开发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加强机制体制和制度建设,创新和建立依法扶贫体系,努力提高扶贫开发的法治水平,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作出更大贡献。

  笔者听到一位基层扶贫工作者感慨:“精准扶贫我说爱你不容易”!——任何事情来真的、碰硬的都不容易,精准扶贫也一样。精准扶贫之所以难,难在贫困户的弱势地位,难在人治的惯性,难在刚性制度的缺失,最终难在扶贫系统本身,难在贫困乡村的基层。如何突破瓶颈?唯有法治方能破茧成蝶。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推进基层治理法治化。”通过法治的深入推进,对虚假扶贫的硬性约束,对真准扶贫的刚性规制,是对真扶贫、扶真贫的有力推动,是对贫困户、贫困人口权益的最有效保护。法治所蕴含的扶贫开发正能量,必将释放更多、更强的惠及真正贫困人口的制度善意。精准扶贫,乘借法治中国的东风,一定会扬帆远航,铿锵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