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减贫与发展研究  >> 2014年第三期

人下山 产业上山

——大别山主峰下周畈村精准扶贫挪穷窝

发布时间:2015-05-04 来源:减贫与发展 阅读次数:

湖北省扶贫开发协会调研组

   

  1986年即为全国重点贫困县的湖北英山县,2011年精准扶贫走进了该县大别山主峰下的周畈村。

  这是一个典型的高山、深山贫困村。全村8个村民小组,有6个散居在海拔500—800米的25个山头上,山下2个村民小组也在300米左右。总人口167户,570人,版图面积2.7平方公里,1969年一场百年一遇的洪灾将该村冲成“九山半水半分田”。2008年村集体负债十多万元。2010年村民年人均纯收入3500元,在英山县309个行政村中排名第279位。

  扶贫从路边、镇边村的“大水漫灌”转向“精准滴灌”扶持最贫困的高山村后,这个昔日“车子进不来、领导来不了”的高山小村,在全国大规模扶贫开发25年后,首次迎来了100万元精准扶贫启动资金。经过四年的共同努力,上下协力,至2013年底,6个高山村民小组整体搬下了山;全村基本实现了人平1亩经济林,户平2亩经济园;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8700元,四年增长了5200元,平均每年增长1300元;排名由扶贫前的全县第279位跃升为第35位,四年前进了244位。一举实现“精准扶贫、四年脱贫”的目标。

  他们的主要做法是:

  一、产业上山,扬长避短,重点发展药、茶、桑

  过去村民们守着九分山场,却种着半分责任田,一年最多混个“肚儿圆”。靠山吃山,精准扶贫依托90%的山场优势,精准选择三大扶贫产业:一是药材。该村紧邻李时珍当年踏山采药的蕲春县大望山,早年有人上山挖药材,后来又有人零散种药材,都因不成规模而效益不佳。精准扶贫进村后,统一规划,精心组织,让高山村民下山腾地,让名优中药材上山下畈,连片规模种植,每亩投入3000-5000元,改造和发展药材基地300亩,将“小药材”培育成村民增收的“大产业”。二是茶。英山茶叶,传承千年,村民门前屋后,山上山下,户户有茶。精准扶贫瞄准这一传统产业,舍得拿出好田好地,采取以奖代补等方式,每亩投入4000——8000元,改造和新建高产优质茶园基地80亩,加上各户分散种植,茶叶面积近200亩。三是桑。累计投入31万元,扩大桑园种植,改造低产老化品种,按照高产优质标准,共发展新老桑园面积400亩,初步形成村成带,组成片,户成园。

  三大产业实行山上建基地,山下搞加工制作,形成“基地+农户+公司”、“合作社+农户+公司+出口”的经营格局。财政扶贫资金投入100万元启动资金后,追加到120万元;整合有关部门资金和市县产业奖励政策资金近100万元;组织10多家种植大户申请小额扶贫贴息贷款,每户3—5万元,较好地解决了资金瓶颈问题。

  药、茶、桑作为精准扶贫的主业,也是生态农业产业和绿色有机产品,三大产业上山占据该村2900亩山场后,从此,刀斧不上山,青黄(指青枝和枯叶)不下山,绿色不出山,产业留青山。全村荒山、荒地、荒畈“见缝插绿”,全部种上既四季常青又有经济收入的果树、药材和茶、桑。随着三大产业推进,2014年该村外出打工的劳力回村创业的增加到40人,全体村民已由过去“靠山吃山、挖山”总体转向“靠山养山、兴山”,家门口就业。2014年三大产业总收入占全村经济收入的比重达到85%,农民人均纯收入的80%来自三大特色产业经营,除五保和丧失劳动能力的村民外,三大产业覆盖全村95.2%的农户。药材、茶叶、桑蚕品牌已走出山外,其中,“药材专业村”远近闻名。2014年村集体不仅偿还了15万元的债务,而且当年实现纯利润5万元。随着开发项目的推进和受益,未来村集体收入有望大幅提高。

  二、人居下山,让村民流动,把绿色留住

  该村6个山头小组,89户、316人,散落居住在19个高山自然湾,分别占全村总户数、总人口的53%、55%。他们是该村、也是该县实打实的高山片、特困组,祖祖辈辈过着“交通靠走,过河靠渡,吃水靠溜(槽),通讯靠吼,安全靠狗”的日子,90%的村民几代人挤住在破旧低矮、阴暗潮湿的土坯房里。精准扶贫到高山,将整体贫困的山上村民搬下山,为产业腾地,给生态添绿,让贫者脱贫,是精准扶贫的核心内容。

  以山下2个村民小组所在地作为集中连片安置点,他们统一规划布局,统一户型设计,统一门前绿化,统一建设标准,实施整体搬迁。利用精准扶贫启动资金和搬迁扶贫资金,整合危房改造资金,新农村建设资金,以及水利、交通、发改、环保、财政等7部门资金共200多万元,每个搬迁户补助1万元,配套建设水、电、路、教、卫、文化活动中心、休闲娱乐广场、综合服务大楼、污水处理排放等基础设施,基本形成美丽生态小区一条街。开展四改(改厨、改水、改厕、改圈),五园(茶园、药园、果园、菜园、花园),六治(治愚、治穷、治脏、治乱、治污、治尘)。室内太阳能进浴室,沼气进厨房,电话进客厅,互联网进书房;室外新建大理石文化广场1600平米,新建花坛21个,新栽绿化苗木2万多株。村民们自发形成“户比住、家比树、院比绿,孩比读书、年比收入、活动比参与”的良好风尚。截止2014年6月,高山6个村民小组,除8户五保或家富外迁的留守老人不愿下山外,其余81户已整体搬迁到山下住宅小区集中安置。至此,全村过去90%的农户住土坯房转变为95%的村民住上了楼房,自古以来山上山下两分开的村民融合到一体。昔日高山偏远的贫困村,如今村在林中,人在绿中,家在景中,一到傍晚,广场华灯开亮,音乐舞曲初放,女人忙跳舞,男人进球场(室),老人散步拉家常,一派美丽欢乐景象,村民们说:“山上山下完全两个样!”四年下来,该村被命名为“湖北省宜居村庄”。

  人下山了,房下山了,基地在山上,以户承包经营的山林在山上,经营主体没有变。明显变化的是:生态林、药、茶、桑基地面积扩大了,山上的林木不再因为居家生活被砍、被挖、被烧了。搬下山的村民说,“树挪死、人挪活”,过去砍树、挪树卖钱,一方木材400元,效益太低,结果砍的越多,山越荒、人越穷。现在山上山下,门前屋后种植三大产业,变“砍”为“种”,盘大了面积,盘活了人手,生态经济林的产值是砍树的10倍,绿色不仅留在了山上,而且覆盖了山下。更重要的是,以山养山,以“三产”留人,青壮年在家门口流动就业。年迈的父母留下了儿女,年幼的儿童留下了爸妈,亲情、“乡愁”在新的住宅小区和“三大产业”中融动。过去“兜子火、洋芋果、除了神仙就是我”的“闲”,被全村男女老少的“忙”所代替。因为是家家户户都能干的传统种植业,许多茶、桑、药农活,老人孩子也能“搭把手”。人挪活了,懒变勤了,也就富了。截止2014年6月统计,该村每22人中,就有一台小轿车;2013年该村出嫁姑娘送小轿车作嫁妆的就有6家。从村民的生活和脸上可以看到,精准扶贫使他们完全走出了深山,走出了贫困,走向了小康。

  三、科技进山,请“家”、联“校”、派“员”,努力打造“专业村”

  一时富了不算富,科技入户、入脑才是真的富。药、茶、桑三大当家产业过去粗放种植,效益上不去。如今市场“倒逼”他们种植讲科学、提品质。如茯苓、桔梗、紫苏等药材,栽种时间、采摘时间不同,晒、煮、泡的方法不同,品质含量就不一样,收购的价格差别很大。于是品质又“倒逼”他们请专家、学技术。该村三大产业进入“英山县乡村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督网络”,引导村民规范种植。用防虫网、杀虫灯、防雾滴棚膜、诱虫色板等防控技术,使农药残留量减少40%以上。与华中农业大学、湖北农科院等高校院所联姻,引进新品种、新技术、新设施。与蚕丝龙头企业湖北怡莲阳光纺织公司合作,将该村定为桑蚕种养、平板丝新技术试验场地。

  改革农民实用技术培训,不坐在会议室或课堂里上大课、看课件、学公式等与农民实践脱节的“高深理论”,坚持培训费跟着市场客户走,跟着三大产业项目走。聘请县中药材协会“科技特派员”为该村常年技术指导,请县农业局、县中药材协会、镇农技服务中心等农林特专家,到户、到人,到田间、到地头,到项目现场,面对面、手把手地传授播种施肥、翻耕修剪、防虫治病、制作加工等实用技术。这样的培训,男女老少看得懂、学得会、能操作,很管用,使85%的农户依据自家经营的项目,掌握1-3门种植、制作技术。三大产业的科学种植,俨然办成了全村乃至周边村原生态科普教育基地,培养了一批药、茶、桑种植或制作的“土专家”、“乡村种植能手”,村里还成立了以农民黄开祥为组长的科技指导小组。他们活跃在田间地头、山林现场,定向传技,不请自来,随请即来;对年老、文化不高、智力低下的村民,实行一对一、户对户结对帮扶。全村围绕三大产业,专业化种植,科学化生产,规模化经营的聚集效应明显,被媒体和周边镇村称为“科技种植专业村”。

  四、以社兴山,抱团发展,突出市场化运作

  三大产业,过去有三难:运难、卖难、卖好价难,大多卖原材料。以药材为例,市场不好时,好药材也卖不出去,卖不出去就是“柴”,很多滞销的药材当作柴草烧了。

  三大产业如何闯市场,怎样把高山村民带入市场?该村以组建专业合作社的形式,抱团兴业,合作经营,有效地解决了小生产与大市场的对接。先后成立了茶叶专业合作社,华林中药材公司和药材专业合作社,桑蚕专业合作社及怡莲阳光蚕丝绸公司周畈村蚕茧收购站。村党支部书记华林担任英山县中药材商会理事、全镇药材专业合作社主任。采取“农户+合作社”和“订单农业”、“合同农业”的模式规范运作,实行“村委主导,村民入股、联基地、带农户、接市场,社、企、民三赢”,较好地克服了分散经营、信息不灵、抗风险能力差等问题。目前,全村80%以上的农户加入了以上三个产业的合作社,产、供、销一体化经营,经济效益大幅度提高。

  药材合作社入股57户,社员以5000元入股,负责药材大面积种植和生产,大多已成为药材种植大户。合作社和公司负责药材基地建设费用,为社员提供产前、产中、产后服务,包括种子、种苗及信息技术等,种植前确定保护价,成熟后统一购买回收,统一对外销售。实行两次分红:一次按入股资本金分红;一次按营销利润分红。近两年,该村药材不仅销往本县、本省药材市场和大型企业,而且走进了北京同仁堂,销往台湾、香港,去年出口到韩国、日本的茯苓、桔梗、苍术等药材500余吨。许多国内外客商主动上门联系业务,每公斤灵芝卖120元,每袋茯苓卖到10元,村民们“足不出户”销往韩国的药材,过去只需一周,现在又缩短为三天。行情好,销路畅,利润增,分红旺。药材合作社依照章程,分红最多的村民余华侨,他种植药材13亩,一年收入15万元;最少的种植药材1亩多,分红1万多元;平均收入4万元左右。

  五、支部靠山,党员干部带头富,带领村民共同富

  “帮钱帮物,更要帮建一个好支部”。精准扶贫注重扶持村两委班子建设,尤其是强村富民的“领头雁”。

  今年48岁的村支书华林,是此山此村的儿子,昔日家境贫寒,高中毕业即上山挖药材,后来种药材、卖药材,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已是富甲一村、一乡、一县的药材专业户、营销商、公司董事长。2005、2009年,脱贫心切的村民们,集体上门“两请诸葛”,亲情、乡情终于让这位年轻的共产党员接承了村支书的重任和乡亲们的重托。面对整体贫困的父老乡亲和在一处破庙里办公的村支部,2009年新一届村两委上任伊始,华林和他的同事们即谋划“村民下山、产业上山、支部当靠山”的脱贫蓝图,得到了全体村民的一致拥护。

  这是本村“破天荒”的大行动!其中“村民下山”最难做的是少数村民“金窝银窝不如山上土窝”的故土难离的思想工作;“产业上山”的瓶颈是“钱从哪里来”、“人往哪里安”。正当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时任英山县委副书记段丽芬将该村定为她的扶贫联系点,时任石头咀镇镇长李爱群和现任县委常委、镇委书记陆海华分别将该村作为重点帮扶村,2011年县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将该村定为整村推进项目村。从此,连续三任县、镇领导一年接着一年帮,党委、支部一届接着一届干,一张蓝图画到底,真正成为“人下山、产业上山”的主心骨、大靠山。

  “支部就是服务”,华林通过自己垫,找朋友借,村干部筹,外部争取等多种途径,投资230万元,首先建起了五联三层、建筑面积550平方米的党员群众服务中心,组织两委班子、党员干部带头富,带领村民共同富,全心全意当好村民的服务员。全村24名共产党员,除年过花甲者外,他们干给村民看,带着村民干,有10名年轻党员成为三大产业的“技术能手”、“种植大户”或某一方面的带头人、示范户。村两委班子4名成员,全是“能人党员”、“种养科技二传手”,其中3名通过勤劳致富,成为全村人敬仰、学习的模范户、“双带”户(带头富,带领群众富)。村支书、主任华林,被选为英山县人大代表,全县优秀共产党员。昔日出了名的高山贫困村也成为“黄冈市基层党建示范点”,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已稳定脱贫致富的村民们说:“精准扶贫引上路,脱贫致富靠支部,他们是全体村民的主心骨”。

   

  (调研组成员:贾天增 湖北省扶贫开发协会常务副会长、湖北省原副省长,杨立宪 湖北省扶贫开发协会秘书长, 徐长堤 湖北省扶贫开发协会副秘书长,洪绍华 华中科技大学中国南方减贫与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执笔:洪绍华)